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健康养生网(www.jk265.com)为您提供专业的健康养生知识!
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活保健 > 秋季养生 > 正文

文摘 《金瓶梅》中的饮食养生 ——西门家的私房

时间:2018-12-04 17:20 来源: 作者: 阅读:

  则吃羊肉。元宵节时,“桌上掉了两碟下饭,一盘烧羊肉。”(第 46 回)“不住的拿上二十碗下饭菜儿,蒜烧荔枝肉,葱白椒料桂皮煮的烂羊肉,烧鱼、烧鸭、酥鸭、熟肚之类。”(第 54 回)下雪时分,“一碗黄熬山药鸡,一碗臊

  羊肉,温中、补气、滋营、御寒、生肌健力,冬日吃羊肉是合乎变化及身体需要的。

  韭菜,性微酸、温、涩,暖胃补肾,下气调营,治腹中冷痛,肾阳不足之遗精、阳痿、腰痛及诸多病症。中不难看出冬日多食羊肉等食物,对增加体热量,御寒抗病是有显著作。

  为了,腊月里西门庆也吃粥,还有春不老乳饼。第 22 回,“两个小厮放桌儿,拿粥来吃。就是咸食,十样小菜儿,四碗炖烂:一碗蹄子,一碗鸽子雏儿,一碗春不老蒸乳饼,一碗馄饨鸡儿,银厢瓯儿里粳米投着各样榛松栗子果仁梅桂白糖粥儿。”粳米熬成的粥,加入了榛仁、松子、板栗、果仁、梅花、桂花等作料,当于如今的八宝粥了。腊月初八喝粥,俗称腊八粥,榛仁、松子、板栗都属于坚果类食物,补中益气。

  我国古代养生家、学家从长期的实践中认识到,人们只要能根据自身的需要,适宜的食物进行调养,就能保证身体的及益寿延年。中国学历来强调调养,重视的作用,唐代《千金要方》就曾指出 :“安生之本,必资于食,不知食宜者,不足以存生也。”《金瓶梅》贯彻了这种思想,在李瓶儿等人物生病之时,他们的饮食菜单就根据身体的状况而有所变化。

  官哥被潘金莲调养的“雪狮子”猫惊吓,“倒咽了一口气,就不言语了,手脚俱被风搐起来”,月娘众人“熬姜汤灌他”(第 59 回)。

  姜,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“气味辛微温,无毒,主治:久服去臭气,通神明,归五脏,除风邪寒热寒,头痛鼻塞嗽逆上气,止呕吐,去疾,下气。”民间常用姜汁、姜汤治感冒等病症,有一定疗效。

  李瓶儿因官儿之死气急,“把旧时病症又发起来,照旧下边经水淋漓,渐渐容颜顿减,肌肤消瘦”(第 60 回)。于是“观音庵王姑子,挎着一盒粳米,二十块大乳饼,一小盒儿十香瓜茄开看”。让李瓶儿熬粥吃,补养身体。然而,李瓶儿“喂了半日,只呷了两三口粥儿,吃了一些乳饼儿”(第 62 回)。

  乳饼,又称干酪,通常以牛、羊等的乳汁制作。其性微寒,滋润五脏,益经脉,有治体虚之疗效。

  李瓶儿死后,西门庆常常想到她,某次西门庆梦见李瓶儿,并与她云雨,已有梦遗之症,在后的若干回目中,西门庆饮食已有调整,表现为食粥增多,“来安儿拿上饭来,无非是炮烹美口肴馔。西门庆吃粥,伯爵用饭”(第72 回)。西门庆注意到饮食的调养,以粥进补。今日广东人就很讲究食粥。

  再如第 75 回,西门庆“没在外吃酒,回来得早”,吩咐“下饭不要别的,好细巧果碟拿几碟儿来,我不吃金华酒。……拣了一碟鸭子肉,一碟鸽子雏儿,一碟银鱼鲊,一碟掐的银苗豆芽菜,一碟黄芽韭和的海蜇,一碟烧脏肉酿肠子,一碟黄炒的银鱼,一碟春不老炒冬笋”。

  春不老即雪里蕻、雪菜,含有丰富的胡萝卜素、维生素等营养成分,冬笋富含蛋白质、糖分及多种氨基酸。两者配炒食之,能治消渴,利水道,益气力,止咳嗽。此外,鸽子雏、银丝鲊均为补养佳品。

  在《金瓶梅》中以食疗疾,还有一处是用人乳的。“玉箫来如意儿房中,挤了半瓯子奶,径到厢房,与西门庆吃药”(第 79 回)。人乳虽然不可归为食单上的食品,是人乳可以治病却是有学道理的。乳汁由气血化生而成,能补五脏、润肌肤、益气血、生津液、止消渴,《本草纲目》亦云:人乳可治“虚损劳、虚损风语、中风不语”等病。西门庆用人乳还说明他的奢侈与腐朽,这里按下且不说。

  饮食不仅可以果腹,也可以疗疾去病,“食补同源”即强调了这层含义。食补兼顾的原则,就是借助饮食的食性以减其偏盛而助体内阴阳之平衡,调节人体内部功能。

  《金瓶梅》的作者注意到了食品滋补保健的作用,许多都设置了用食物、菜肴滋养身体,祛病疗疾的情节。第 78 回如意儿挤人奶给西门庆做延寿丹,平常的滋补之物有酥油白糖熬的牛奶子(第 67 回)、鸡子腰子补肾之物(第 53 回)、李瓶儿大病时的乳饼(第 61 回)、招待客人用炖蹄膀(第22 回、第 24 回、第 34 回、第 41 回)。猪蹄膀是民间常用的肉食类菜肴,或煮、或烧、或煨,其味都极佳。烹调方法有两种:白煮,可以盐水、冷冻、白汁、汤羹。还有一种红烧,小块烧制,大块炖烂。也是一道滋补健身、强壮体魄的菜肴。

  西门庆沉迷于酒色,穿梭于歌馆行院,放浪形骸,身体消耗很大。作为正室夫吴月娘挂念着他的身体,一方了家族的荣辱,豪门巨族不可一日无主 ;另一方面也为了能让西门庆保持足够的体力和精力,她受孕,为西门家族传宗接代,也稳固她的正室地位。

  第 53 回,“西门庆来家,吴月娘打点床帐,等候进房……次日,西门庆起身梳洗,月娘备羊羔美酒、鸡子腰子补肾之物与他吃了,打发进衙门去”。

  书中有交代,因昨日西门庆被刘太监灌得烂醉,“在马上就要呕吐,耐得回家,睡到今日还有些不醒”,月娘担心西门庆酒后伤身,肾功能减退,故而备下补肾之物给西门庆进补。猪腰作食疗之用,由来已久,民间广为。元代名医忽思慧《食疗方》就记载猪肾主治肾虚劳损、腰膝无力疼痛等症。《本草纲目》则云 :“补肾虚劳损诸病,有肾沥汤,方甚多,皆用猪、羊肾煮汤煎药,俱是引导之义。”鸡子具有补虚益气、健胃强胃,补血通脉的功效。猪腰子与鸡子兼用,可充分发挥其补肾虚作用。因其简便易行,广泛,民间称之为“济世良方”。

  第 98 回,韩道国夫妇因受蔡太师参劾案牵携女儿爱姐,从京师逃脱,不想在临清码头酒楼遇上陈经济,韩爱姐勾搭上陈经济,两人交杯换盏,倚翠偎红,盘桓一夜。“免不得第二日起来得迟,约饭时才起来,王六儿安排些鸡子肉圆子,做了个头脑,与他扶头。”所谓头脑,乃是滋阴壮阳的食疗方。王六儿为陈经济做头脑汤药膳,是希望他身体安康,他们一家子有所依托。想当年,王六儿以肉体为砝码,依靠西门庆,获得钱财房产,如今姿色衰减,只有仰仗女儿来接班,继承了丈人荒淫贪色秉性的陈经济,正是他们撒下香饵钓得的“金龟”

  食疗是选用具有不同作用的食物,或以食物为主,并配伍其他药物,经烹调加工制成各种饮食,以治疗的医疗方法,体现出“寓医于食”的中医理论思想,许多食物本身就是中药,食物与中药并没有严格的区别。食疗与药物治疗的不同之处,在于后者效果虽快,但药物性偏,苦口难咽,久服碍胃,故而病人很难坚持长期服用 ;而者则配制得法,烹调有方,患者乐于接受,可以长期服用,而且食药同用,食借药威,药助食性,相得益彰。

  食疗膳食一般不应采取炸、烤、爆等方法,破坏其有效成分或改变其性质而失去治疗作用,所以,食疗膳食应采取蒸、炖、煮或煲汤等方法制作。

  西门庆服用胡僧药纵欲过度,以致脱阳,昔日相好郑爱月“送了一盒鸽子雏儿,一盒果饼顶皮酥。……炖烂了鸽子雏儿,小玉拿粥上来,十香甜酱瓜茄,粳粟米粥儿。这郑爱月儿跳上炕去,用盏儿托着,跪在西门庆身边,一口口喂他”(第 79 回)。

  炖鸽子雏,具有“滋肾益气,祛风解毒”之功效,对病后养生有一定作用。但是,西门庆酒色过度,肾水枯竭,病入膏肓,虚不受补,人乳也好,雏鸽也罢,不过杯水车薪,又拯救得了他的生命?

  这段描写还说到喂食小米粥,李瓶儿病重时,也食小米粥。春梅生病,不思饮食,厨房就熬了一碗粳米浓浓的粥儿。

  食用米粥,在周代就有记录。把食粥作为养老的手段,名医都很重视和提倡食粥强壮身体。宋代张耒《粥记》云 :“每晨起,食粥一大碗,空腹胃虚,谷气便作,所补不细。又极柔腻,与肠胃相得,最为饮食之良。”陆游《食粥》诗 :“世人个个学长年,不知长年在目前。我得宛丘平易法,只将食粥致神仙。”粥为半流体品种,容易消化,病人食粥,有益身体复原。

  西门庆死了,擎天大柱塌了,树倒猢狲散,西门家族也随之衰落。尽管饮食与药物均未能使西门庆长寿,这并非饮食无方,也非药物无效,实乃西门庆逆天行事,自我作践,损耗身体,以致回天无术。

  撇开西门庆之死不说,《金瓶梅》提供的饮食菜单是有科学依据的,与中医、食疗的观点是一致的。从中我们不难看出作者对极为深刻的认识,并善于合理配伍。饮食可益人也可害人,食物之性味与人体所需求相则益人,反之则害人。西门庆即得益于饮食的滋补,使他有强壮的体力追逐,并占为己有,就像一头发情的公牛 ;饮食的一味进补,也使西门庆在营养过剩的虚华外表下,逐渐损耗了机体,淘虚了身体,丢了性命。

  《金瓶梅》的饮食养生描写体现出作者的烹饪技艺、美学情趣和医学造诣,以及作者的警示,我们从中自会得到一些教训与启迪,欣欣子《金瓶梅词话·序》云 :“ 合天时者,远则子孙悠久,近则安享终身,逆天时者,身名罹丧,祸不旋踵。”

  来源:陈仁寿.青囊· 菊天下[M].北京: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,2018:28-39.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